• <source id="kqqcq"></source>
  • <legend id="kqqcq"></legend>
    首頁
    讀書
    網課

    魯迅《夏三蟲》全文、注釋和賞析

    好鄰居 2022-04-29 10:03:50

    夏天近了,將有三蟲: 蚤,蚊,蠅。


    假如有誰提出一個問題,問我三者之中,最愛什么,而且非愛一個不可,又不準像“青年必讀書”那樣的繳白卷的。我便只得回答道: 跳蚤。


    跳蚤的來吮血,雖然可惡,而一聲不響地就是一口,何等直截爽快。蚊子便不然了,一針叮進皮膚,自然還可以算得有點徹底的,但當未叮之前,要哼哼地發一篇大議論,卻使人覺得討厭。如果所哼的是在說明人血應該給它充饑的理由,那可更其討厭了,幸而我不懂。


    野雀野鹿,一落在人手中,總時時刻刻想要逃走。其實,在山林間,上有鷹鹯,下有虎狼,何嘗比在人手里安全。為什么當初不逃到人類中來,現在卻要逃到鷹鹯虎狼間去?或者,鷹鹯虎狼之于它們,正如跳蚤之于我們罷。肚子餓了,抓著就是一口,決不談道理,弄玄虛。被吃者也無須在被吃之前,先承認自己之理應被吃,心悅誠服,誓死不二。人類,可是也頗擅長于哼哼的了,害中取小,它們的避之惟恐不速,正是絕頂聰明。


    蒼蠅嗡嗡地鬧了大半天,停下來也不過舐一點油汗,倘有傷痕或瘡癤,自然更占一些便宜;無論怎么好的,美的,干凈的東西,又總喜歡一律拉上一點蠅矢。但因為只舐一點油汗,只添一點腌臜,在麻木的人們還沒有切膚之痛,所以也就將它放過了。中國人還不很知道它能夠傳播病菌,捕蠅運動大概不見得興盛。它們的運命是長久的; 還要更繁殖。


    但它在好的,美的,干凈的東西上拉了蠅矢之后,似乎還不至于欣欣然反過來嘲笑這東西的不潔: 總要算還有一點道德的。


    古今君子,每以禽獸斥人,殊不知便是昆蟲,值得師法的地方也多著哪。



    四月四日。



    【析】 魯迅的雜文,筆法變化多端,內容深刻獨到,這篇《夏三蟲》就是一個好例。文章的主旨,是以對自然界三種生物的對比,來諷刺當時的帝國主義走狗及其幫閑文人的。但文章一開頭,在寫下“夏天近了,將有三蟲: 蚤,蚊,蠅”之后,即以一個使人感到妙趣橫生的設問引人注意:“假如有誰提出一個問題,問我三者之中,最愛什么,而且非愛一個不可,又不準像‘青年必讀書’ 那樣的繳白卷的”后,魯迅出人意料之外地回答:“跳蚤”。緊接著解釋“愛”“跳蚤”的理由,是在于“跳蚤的來吮血,雖然可惡,而一聲不響地就是一口,何等直截爽快”,而“蚊子便不然了,一針叮進皮膚,自然還可以算得有些徹底的,但當未叮之前,要哼哼地發一篇大議論,卻使人覺得討厭。如果所哼的是在說明人血應該給它充饑的理由,那可更其討厭了,幸而我不懂”。至于 “蒼蠅”,雖然它的目的在占便宜,“無論怎么好的,美的,干凈的東西,又總喜歡一律拉上一點蠅矢”,但因“麻木的人們還沒有切膚之痛”,人們還不知道其危害,所以也就將其放過。實際上,蒼蠅的危害雖大,“但它在好的,美的,干凈的東西上拉了蠅矢之后,似乎還不至于欣欣然反過來嘲笑這東西的不潔”,從這一點上說: “總要算還有一點道德的?!?/small>


    當然魯迅的目的,并不在于對三蟲的優劣加以比較,而是借這種比較來揭露當時社會上各色各樣的反動、腐朽勢力及其代表人物。作品仍然采用比較的方法,把生物界和人類社會中的某些現象聯系起來,以啟發讀者對人類社會現象的思考,從而加深對“三蟲”所象征的社會現象的認識。文中寫道:“野雀野鹿,一落在人手中,總時時刻刻想要逃走。其實,在山林間,上有鷹鹯,下有虎狼,何嘗比在人手里安全。為什么當初不逃到人類中來,現在卻要逃到鷹鹯虎狼間去?”魯迅以揣測的語氣寫出:“或者,鷹鹯虎狼之于它們,正如跳蚤之于我們罷。肚子餓了,抓著就是一口,決不談道理,弄虛玄。被吃者也無須在被吃之前,先承認自己之理應被吃,心悅誠服,誓死不二?!比缓蠼页霰局迹骸叭祟?,可是也頗擅長于哼哼的了”,于是“害中取小”,寧愿亡于鷹鹯虎狼,而不愿落入人類之手,魯迅贊道:這“正是絕頂聰明”!這一部分的描寫和議論,其深刻處正是在于通過對生物界與人類社會中某些現象的類比,把二者聯系起來,使讀者明白,作者所寫的生物,實在是人化了的生物,它們再也不是自然界的原物而成為人類社會中某些社會現象和某類人物的化身了。同時,也就是給那些人物和社會現象掛上了一個特定的標記,具有了典型的效用。


    文章的感情傾向是非常鮮明的。對于跳蚤,作者申明,是在有條件的選擇中,即三者選一而“愛”的條件下,表示“最愛”的。而極為痛恨的,莫過于“蚊子”,不是痛恨其吸血,如同跳蚤一樣,吸血是其本能;而是痛恨其吸血之際,先要“哼哼地發一篇大議論”,甚至“在說明人血應該給它充饑的理由”。據《魯迅在西安》一書記載,1924年7月,魯迅去西安途經陜州,一早便蒼蠅共鳴,擾人清夢,魯迅說: “《毛詩·齊風》之中詠: ‘匪雞則鳴,蒼蠅之聲’,于今朝驗之已?!贝撕?,他還對同行者說吳佩孚的謬論以及帝國主義那一套“其擾亂世界,比蒼蠅更甚百倍”。由此可見,《夏三蟲》的現實針對性。也許可以說是魯迅創作《夏三蟲》的最早的契機吧。而對于蒼蠅,雖然作者也說它“總要算還有一點道德的”,但鄙棄之情仍然是溢于言表的。這從對蒼蠅行為的描繪中完全可以體會到的。文章結尾說:“古今君子,每以禽獸斥人,殊不知便是昆蟲,值得師法的地方也多著哪?!敝赋饽切┙y治階級幫忙、幫閑文人行同禽獸,甚至有過禽獸,對于當時統治者、幫閑者的憤慨之情,盡蘊其中。


    文章通篇多用反語,構成鮮明的特點。如說“愛”跳蚤,贊蒼蠅,說昆蟲值師法等等,都在反語的運用中包容著揭露和批判之意。這是讀《夏三蟲 》所不能忽視的。


    字數:2197

    張效民


    聲明:本網站所提供的信息僅供參考之用,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站對其真實性負責。 




    分享到:
    最新評論(0)
    更多
    匿名者
    頂樓
    肉人妻丰满av无码久久不卡_国产成人精品无码片区_国产69精品久久久久9999_国产内射XXXXX
  • <source id="kqqcq"></source>
  • <legend id="kqqcq"></leg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