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kqqcq"></source>
  • <legend id="kqqcq"></legend>
    首頁
    讀書
    網課
    《秦朝野史》目錄


    正文

      話說秦末首先起兵者二人,一姓陳名勝,字涉,乃陽城人。

      一姓吳名廣,字叔,乃陽夏人。此二人雖然同時起事,但是后來卻推陳勝為主。

      說起陳勝出身,本是農民,家極貧寒,自己毫無田產,不得已向他人承種田畝過日,算是一個佃戶。他平日雖未讀書,卻也抱負不凡,與一班村農見解不同。一日,農忙之際,陳勝正同諸人胼手胝足,忙個不了。眾人見他忽然放下耰鋤,走到坡上去了。意中以為他是歇息一回,別無他故。誰知,陳勝別有感慨,他想:“同是一樣為人,何以富貴人家終日安坐無事,享受快樂?我輩長年勞苦,猶然衣食不充。兩相比較,豈非極不公平??!”想到此處,不免怨恨自己命薄。又轉念道:“世間富貴有出于生成者,亦有出于人為者。我現在雖然貧賤,一旦遇有機會,或能圖得一場富貴,也未可知?!?br>
      陳勝正在一人胡思亂想,因看許多同伴照舊耕作不休,一個個面目枯黃,手足泥涂,垢汗交流。真是天下之人惟農最苦!

      再看自己,也是一樣。不覺同病相憐,點頭嘆息。心想:“同伴中倘有一人能夠發跡,定當提拔大家,同享富貴才是?!币蛳虮娙苏f道:“我輩將來若能富貴,彼此不可相忘?!币话嗟钁袈牭藐悇俅搜?,不覺一陣大笑。中間有人應道:“汝身為佃戶,有何富貴可言?”陳勝想:“此輩愚人,不可與語?!彼扉L嘆道:“汝等譬如燕雀一般,豈能知我鴻鵠摩天之志哉???”

      讀者試想,陳勝乃一鄉里小民,妄想富貴,豈非不安本分!

      但就中亦自有原因。當專制時代,政令煩苛,賞罰不公。奸詐的得了富貴,老實的老于貧賤。富貴也罷了,還要倚勢欺人!

      貧賤也罷了,還要受盡惡氣!迫得無路可走,自然生出事來,孔夫子道得好:“不均不和,內變以作?!币徊俊敦ニ氖贰?,革命風潮,皆是如此作成的。陳勝遭逢此種境遇,遂起此種思想。果然不久,時運到來,竟演出一番掀天事業。

      秦二世皇帝元年秋七月,朝廷下詔:“著當地官吏,發遣閭在貧民九百人,充當戍卒,前往漁陽地方,防備匈奴。委派將官二員,帶領同行?!标悇?、吳廣二人名字皆在冊內,充為屯長。陳勝與吳廣本不相識,此次萍水相逢,彼此見面,談論起來,意氣相投,遂成至好,隨著一行人匆匆就道。不料,一路上秋雨連綿,沿途積水,跋涉艱難,不免多費時日。一日,行至蘄縣大澤鄉地方,竟為大水所阻,不能前進。二將只得發出號令,扎住營盤,暫行歇息。

      陳勝等此次行程,系照行軍辦理。官中立有一定期限,倘使過期不到,依法應行斬首。陳勝屈指一算,為期已迫。似此情形,斷不能依限趕到。遂暗地與吳廣商議道:“為今之計,只有兩種辦法:一則各人私自逃走;二則聯合大眾起事。惟是孤身逃走,最易被獲。一旦捉到官里,平白地斷送生命。至聚眾起兵,尚有萬一希望。事成之后,可以共享富貴??v使事敗,亦不過引頸受戮。由此觀之,同是一死,與其逃走,不如起兵。

      為圖國事而死,也覺死得有名。但是,舉事必有為首之人。其人又須素有聲望,方能號召四方豪杰,使之聞風響應。我二人平日毫無名望,萬不足以動人。即起兵,亦恐難成事。我有一計在此:現在天下人人怨恨二世。以我所聞,二世本是始皇幼子,不應嗣位。應嗣位者,乃是公子扶蘇。只因扶蘇平日見始皇作事不當,時常直言進諫,以致失愛于父,令其帶兵在外。

      據外間傳說,扶蘇已被二世設計殺害。但人民大抵稱頌扶蘇賢德,尚未知其已死。又有項燕者,本是楚國將軍,常立戰功,撫恤兵卒,楚人愛之。后為秦兵所敗?;蜓云湟阉?,或言其逃走,傳說不一?,F在不如聯合眾人,詐稱公子扶蘇與項燕二人為主,我想天下必多響應之人?!眳菑V聞言,甚屬贊成。

      陳勝、吳廣二人計議已定,又念:“此事重大,不可造次,如何下手?尚須想一妙法。若使輕舉妄動,反致弄巧成拙??!”

      因此不免遲疑。恰好前面有一賣卜先生,二人商量同往問卦,一卜吉兇。不多時間,走到店前。賣卜人知他二人欲來卜卦,便先問明來意,所為何事?二人不便明言,只得含糊說個大概。

      不料此位賣卜先生真是老江湖,善觀氣色,見二人形狀,并聽他所說言語,早已看破二人心事。即依法布成一卦。子午卯酉算了一算,便向二人道:“此卦大吉大利!足下所作之事,包可成功。但是起手之前,尚須借重鬼神之力,顯個神通。以后辦事,便不費力?!倍寺牭么搜?,頓然大悟,不覺滿心歡喜,謝了賣卜先生,回去安排計策。

      讀者須知,陳勝、吳廣尚未著手辦事,何以如此歡喜?只因他二人此次前往問卜,不過借此決定行止,別無希望。卻被賣卜先生明白底里,極口贊成,說是非常吉利。又恐他不知下手方法,便暗中指點,使他辦事有個把握。所以他二人加倍歡喜。

      此時陳勝、吳廣雖系屯長,可以管束士卒,但尚有二員將官在他之上?,F在若要起事,第一方法,除非說通將官,得他同意方可。惟是此種將官,平日受君主深恩豢養,而且身家祿位看得最重,豈肯干此危險之事!倘他二人據實往說,便不啻將謀反罪名自去出首,立刻推出營門,做了刀下之鬼。讓一步說,便作為將官,因失期畏罪,也愿起兵,以后辦事,到底須由將官作主,他二人不得攬權。事成既無甚好處,事敗或反歸罪于他二人,說是起意謀逆。所以第一方法萬不可行。至第二方法,惟有乘機殺死二將,代領其職。但此事亦非容易辦到。

      因為一班士卒,平日對著將這比對著屯長格外尊敬服從??v使出其不意,立把將官殺死,無如眾心不服。不但不能成事,反連自己性命都保不住。所以必須預先設個方法,無形之中,收拾人心,使大眾心目中不知不覺,都畏服他,事就易辦。此種作用,除卻利用人心迷信鬼神之外,更無他法。二人當商議時,尚未想到此層。誰知賣卜先生兼作軍師,一口道破二人意中之難題目,安有不歡喜之理!

      陳勝、吳廣二人受了賣卜人指點,回到營中,避著眾人,秘密商議一回。暗中自去行事,外面卻不動聲色,一切如常。

      當日,一行大眾住在大澤鄉地方。過了一夜,次日早起,仍是霪雨不絕,水勢覺得更大。望去前途,一片汪洋。稍低田地都遭淹沒,幾成為魚鱉世界。二將見此景況,實在不能前進,心中雖然焦急,別無方法可想。出路由路,只好耐心守候。但是終日坐在營中,郁郁不樂,不免飲酒解悶。一班兵卒見主將日夜飲酒,也就學樣。大家斗出錢文,買些下酒之物,歡呼痛飲。

      一日,有一兵卒買得大魚一尾,將魚腹剖開,忽然發現一物,心中驚異!不覺大叫一聲。眾人聞聲,爭來觀看。欲知魚腹中取出何物,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篇: 沒有了
    下一篇: 沒有了
    圣賢書院
    肉人妻丰满av无码久久不卡_国产成人精品无码片区_国产69精品久久久久9999_国产内射XXXXX
  • <source id="kqqcq"></source>
  • <legend id="kqqcq"></legend>